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员论坛 > 党史春秋 > 正文

陈毅安写给妻子的遗书:无字的家信

  

  陈毅安(1905—1930),湖南省湘阴县人。1922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后参加北伐战争,参加了秋收起义,后随部队到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连长、营长,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0年6月任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长沙战役中任前敌总指挥。在掩护军团机关转移时,壮烈牺牲,年仅25岁。

  1931年3月的一天,陈毅安的妻子李志强接到了一封信。信封上是陈毅安的手书,看到这熟悉的字迹,李志强欣喜万分,她小心翼翼地抽出信纸——竟然是空白的!她把信纸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没有字,真的没有字!顿时,她感到天旋地转,不禁失声恸哭……

  原来,陈毅安曾和李志强相约:“如果我哪天不在人世了,我就会托人给你寄一封不写任何字的信去,你见了这封信,就不要再等我了。”此时,面对这封无字信,李志强怎能不悲痛万分呢!

  陈毅安出生于一个乡村教师家庭。1926年1月,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10月军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教导师三团三营七连任党代表。1927年夏,陈毅安随部北伐到达武昌后,被任命为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辎重队队长兼经理主任,管理全团勤务工作。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随团长卢德铭向南昌进发,准备参加起义。途中因与平浏工农义勇军相遇而获知起义部队已经南下,遂两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被任命为经理处处长。同年9月,随部队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三湾改编时,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副营长,并随部队到达井冈山。不久,任纪律检查组组长。

  1928年年初,他随部参加攻打遂川、宁冈战斗之后,被任命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5月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改称红四军)第十一师第三十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先后率部参加高陇、永新、龙源口等战斗。8月,受命率一营驻守井冈山根据地,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12月在永新烟江与敌作战时,小腿中弹负伤,带着伤残坚持了3个多月的艰苦转战,并先后任红五军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

  1929年3月,陈毅安因腿伤回家休养,一度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1930年7月奉命归队,任红八军第一纵队司令。时值红三军团正准备攻打长沙,又被任命为攻打长沙战役的前敌总指挥。8月5日,国民党当局调集兵力大举反扑,他指挥第一纵队在新河、经武门、浏阳门一线阻击敌军一昼夜,使大部分红军安全撤离。但因军团政治部未能及时撤离,又奉命率纵队向城里再次发动攻击,以接应军团政治部外撤。激战中,他不幸腰中四弹,英勇牺牲。

  陈毅安生前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小家庭,他与妻子李志强心心相印、十分恩爱。从恋爱到结婚直到壮烈牺牲,陈毅安在戎马倥偬的短暂革命生涯中,给妻子李志强一共写了54封家书。

  我最亲爱的承赤妹:

  心如刀割的我,今日安抵衡州了。轮船中的生活,我来叙述一下,想你所过的生活虽然不同,而你的心也必有同情之感,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而(何)况如花初放的吗(呢)。

  我怕听流水澎湃的怒潮声,也怕看船头晶晶似的明月,更怕听旅客中谈论青春年少的乐趣,生(死)别离的悲哀。有时请伴侣唱戏以作乐,但无从欢乐起。有时暗自悲伤,又恐怕他人笑我没有革命的勇气而不敢流泪。总而言之,这几天我非常烦闷。此种情况非笔墨所能形容了。

  唉!情魔,情魔!你把的革命性销(消)磨了。是有阶级觉悟性的青年,担负了世界革命的重大使命,难道恋恋于儿女的深情吗?没有一点牺牲的精神吗?绝对不是这样……

  事实上告诉了,假若我在长沙伴着你,我的宝贝,我的心爱,拥抱着你,给你几个甜蜜的kiss,快虽快乐,但生活马上发生问题。你来韶州吗?工作虽有做,经济不至(致)发生问题,但是青春年少的,在一起也不大很好,卿卿我我,我永远爱你,你永远爱我,弄个不得明白,一定会把革命工作抛弃了……

  思前想后,除了努力革命,再找不出别的出路。把一切旧势力铲除,建设新的社会。这个时候,才能实现真正的恋爱,才不是经济的关系了。

  最亲爱的妹妹,你不要畏难吧!十八层地狱底下的中国,今日也得见青天白日了。眼见得帝国主义军阀及一切反动势力快要到坟墓里面去。一钱不值的,也要做起天下的主人了。努力!努力!前进!前进!的目的地终会到达啊!

  最亲爱的妹妹,我知道你是舍不得离开我的,也知道你是难过的,但是受革命驱使的,说不得这样多了,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我希望的军队开至前方,不开至前方在八九月也要回来同你见一面啊!或者的问题在那时也可设法来解决,你安心吧。……

  顺祝革命敬礼!

  毅启四、十、于衡州舟次

  (1927年4月10日)定明日坐桥(轿)出发

陈毅安写给妻子的信

  这是陈毅安于1927年4月在国民革命军进军途中的衡阳写给妻子李志强(即承赤)的信,它让感受到两位热恋中的青年为相思所累,却又对国家对革命怀着坚贞不渝的理想与憧憬。

  1923年,陈毅安与李志强一见钟情于陈毅安的小学语文老师邹先生家。李志强是师母的外甥女,就读于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从相识到定亲,他们只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可是本着“先立业,后成家”的精神,他们的婚期一再推迟,开始了鸿雁传书的通信往来。小小的信笺,运载着他们的爱情。

  1926年1月,陈毅安考入广州黄埔军校,李志强曾希望恋人能从事教育工作,而不要做上前线打仗这些风险大的事。对此,陈毅安总是写长长的信,来做爱人的思想工作。

  陈毅安曾在1926年4月14日的信中写道:“我上次同你说,爱情固然是要好,但不能成为痴情,换句话说,就是不要牺牲一切专来讲爱情……你又说你毕业后出来当教员,把一些青年子弟要教成爱国者,来为国家流血。你不愿你的爱人流血,而要别人去流血,这真是笑话了。你的学生将来他没有爱人吗?父母吗?兄弟吗?他不是中国人吗?他就应该去血战吗?假若他的爱人死死地不要他去流血,那中国就无可救药了。”

  不得不说陈毅安是一个很浪漫的人,讲完了他的革命观之后,他还要向李志强表示忠心,仿佛在爱人耳边说着情话:“我去年在广州住了几个月,也时常到我的旧友那里去玩,所以我也时常看见成群结队的女学生,但是我的心动也不动……”

  可他又要逗她,他写道:“现在我进了学校,老实不客气已对你不起了,也已经同别人又发生恋爱了,这个人不是我一个人喜欢同他恋爱,世界上的人恐怕没有人不钟情于他。这个人就是列宁主义。你若明了他的意义,恐怕你也要同他恋爱,若是你真能同他恋爱,就是我同你恋爱的真精神,请你早些下个决心吧!”

  1926年8月,陈毅安就要从黄埔军校毕业了。他感觉自己就像子弹上膛的枪。他对未婚妻写信说:“你一次两次来信要我莫去打仗,革命不打仗,又算什么革命呢?”而此刻,他对她的爱,也达到了沸腾的程度。他向李志强求婚:“你不要时常地想念我,我自己是知道保养身体的。我对你有一个要求,要你不客气的答复,就是今年寒假预备同你结婚呢,你赞成吗?”可是那一年的寒假,他们并没有如愿结婚。因为陈毅安上了战场,1927年,陈毅安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随部队上了井冈山。

  1929年,陈毅安在一次作战中身负重伤。伤还没痊愈,他就赶回家乡湖南湘阴与李志强完婚。1930年7月,陈毅安告别新婚妻子和还未出生的孩子,重返战场。陈毅安与李志强继续靠鸿雁传书来寄托对彼此的相思。为他们两地书画下终点的,却是开篇写到的这封无字信。

  在收到陈毅安的无字信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志强都不愿相信爱人已经牺牲,继续锲而不舍地多方打探爱人的消息。1937年9月,李志强怀着希望,寄了一封挂号信给延安八路军总指挥部。20天后,她收到彭德怀副总司令的亲笔回信:“毅安同志为革命奔走。素功卓绝,不幸在1930年已阵亡……”

  陈毅安牺牲后,李志强精心保存着这些珍贵遗书,终身没有再嫁。李志强和儿子陈晃明一直得到了党和政府的照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亲自核批了一批著名的革命烈士,陈毅安位列第九。

  2002年,李志强去世后,按照她的生前心愿,她的骨灰和爱人陈毅安的遗骨安放在了一起。这些遗书由陈毅安和李志强的遗腹子陈晃明捐献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即今天的国家博物馆。


责任编辑:姚远

Copyright©2009-2019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党建网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号  电话:029—63905675

陕ICP备10001194号-1 技术支持:陕西党建云平台